国家公务员

国家公务员

随笔三次大考我正式成为国家公务员


发布日期:2021-08-24 17:29   来源:未知   阅读:

  又到警察招录时,我想起了当年,成为正式国家公务员,我经历了人生三次大考。

  高考那年,刚好遇到1998年洪涝自然灾害。我填报的是提前批录取的湖北警官学院(原湖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父亲带我从乡下到城里鄂州市公安局参加报考学校派来的考官的面试政审。因为我的人生志向是当一名人民警察。

  考学那天,大雨滂沱,山洪冲断了过河的桥,进城的公交车都无法正常行驶。我和父亲脱下了鞋子淌水过河,全身湿透,光着脚丫,拎着鞋子步行近20公里赶考。

  报考时,父亲和我进错了门,应该进公安大学面试政审报考处,误进了湖北人民警察学校中专政审报到点。全身湿透一番考察,考官说:“录取了,等通知到黄石报到”。

  等到进入湖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面试报考处,招录工作已基本结束,按照计划鄂州只招录10人。参加面试政审的老师还是给了我一次机会,报考志愿查看、身体条件测试、家庭成员政审。

  “报考人数远超招录人数,能不能录取,主要由学校综合考察来定”,王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和父亲。

  9月1日,我收到了湖北警官学院(原湖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正式录取通知书。是学校学报谭明华老师和警官培训教育处的陈代华老师极力推荐的。

  警校最后一年3月份的一天,“BB”机连续响了三次,没有中文留言功能,只看见一个陌生号码。

  在雨中,我不耐烦地下了车,找个公用电话亭,“你小子电话也不回,好大的官架子!”陈处长劈头盖脸地“骂”开了。我条件反射,立正敬礼。“少跟我‘虚心接受坚决不改’,赶紧回来快点”!(当时我是校报主编,在武昌校对后坐公交车晃回汉口要个把小时。)

  “抓紧,观察|丛台酒助力中国峰峰·企业家马拉松打的什么牌?,108房间,等你3个小时了。”陈处长在警官培训楼前没打雨伞兄长般地催我。

  “你怎么满头大汗啊?”“要不你也在外面试试!”我气喘吁吁地朝着眼前这位戴眼镜很斯文的中年男子回敬了一句。

  “你是我们等的最后一个。”“丈二和尚”这时才知道是南昌到武汉来招警,对我进行面试考察(等了我足足三个小时)——你嘿我啊!(“嘿”方言读“hai”,吓到的意思)我顿时脸色苍白了……

  “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界限,体重不是问题。”(特招)“谈恋爱?”我又慌了神……沈功选政委把眼睛一瞟,“你是我们等的最后一个,来,签字!”(5年合同)。我心惊胆寒地交了100块钱招警费。

  2009年7月5日,新疆发生惨不忍睹血腥暴力事件,公安部一声令下,全国紧急异地调警驰援新疆,维护国家安定团结。我随湖北250名警力被派往新疆,执行新疆社会治安稳定大局管控任务。

  在原纪委李贵松书记、黄春喜和毕富翔处长的带领下,镇守新河和库车两个重点客运火车站。

  面上要把防控做到万无一失,里子要把脑壳别在裤腰带上。重点警情一个接一个地传达,暴力预警隔三差五地提示。我和参战民警个个紧绷着炫,以静制动,时刻在危机与危情中博弈……

  新疆是个好地方,风景美人朴素更美。我觉得,新疆很多人被别有企图的坏人利用了,于是,再清新的空气也会变得污浊。那时,紧张、恐惧、焦躁与不安笼罩在新疆的上空,困扰着善良的新疆人民。在新疆维稳100天时间,我因工作突出,荣立个人“三等功”。

  就在新疆形势好转之时,我在阿克苏参加了铁路公安转国家公务员考试,同年,正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一名真正的国家公务员。

  吴德君,笔名子涵,警察,从事宣传教育工作20年,现就职于鄂州车站派出所,新闻作品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人民日报、法制日报、中国青年报、人民公安报及湖北广播电视台、湖北日报、长江日报等国家和省部级媒体多有刊播,曾获 “中国地市州新闻奖一等奖”“湖北新闻奖 三等奖”“湖北公安新闻奖”等,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个人嘉奖6次。澳门精准四肖四码资料